主显节



安德烈·赫伦·卡瓦略·多斯·雷斯

天气冷,外面下雨。我靠在床上既温暖又舒适。但是,雨水坚持要甜蜜地敲我的窗户。如果还不够,那就是晚上
那些夜晚,那些尖叫的沉默,那些震耳欲聋的,无法避免的夜晚。然后,我很想念我:缺少。夜总会伴随着对某人的需求,它本身就是需求本身:对某种照亮的东西。而所有那带有触及并侵入灵魂的冷酷的黑暗,同样的寒冷使我想起,需要一种东西来压制那些没有被充满或充满的东西,即缺乏。
我不明白一整晚是什么。特别是伴随着大雨带来的寒冷。
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它总会带来一些东西:记忆,感觉,香气,梦想;或存在的绝对确定性,并且存在,以便我们可以充实地存在。因此,在那个时候照镜子不是试图看到我们曾经看到的形状的尺寸,而是将那些束缚着我们的曲线偶像化,这不是罪过。为什么不照镜子,寻找缺乏,需要的东西,去面对充满我们,突然入侵灵魂的事物呢?
我向他轻轻地举起我的手,我问的那面镜子,对我说的一切都回避了,但是他并没有向我掩面,他无法逃避并拒绝了反射。风吹宣布外面展现出的力量。在黑暗中,在寂静中,在水里,所有这些都在我体内。然后,恐怖!一无所有!什么都没有突然消失。为什么我要在这张重现图像中查看表达异常力量和清晰度的内容?但是它不存在,除了形式不存在以外,还只是我自己和我在镜子里。
但是我们看,我们总是看,如果我们看,那是因为我们想超越我们的视线。我们想触碰那些无法实现的人,突然之间就可以想到梦想是可能的。然后,再次,她的缺乏,使每个敢于触摸那寒冷的夜晚的人的内心都充满了饥饿和饥饿。我坐在手工绣花的毛毡椅子上,准备一杯热腾腾的东西,给我照亮
壁炉,而我只是将同一个杯子放在桌子上,却没人看到如此精美地消耗掉我壁炉壁炉火焰的火焰。
不能与他人分享美丽的景色是不可接受的。寒冷的另一面是,我们竭尽全力产生热量。我们屈服于火的魔力。我们点燃壁炉,加热饮料,坐在最垫软的扶手椅上。我们坐在那里,投降,简单地看一下它的消费方式,颜色如何达到其颜色范围以及我们的外观。
问题在于,与镜子不同,火在说话。一个人看着它,突然屈服于大火,而在最不被察觉的情况下,头脑滑向了任何地方。人们可以想到已经过去的一天,听到的声音并且还在消耗,消耗…
是的,我们可以确定的是,除了火焰,我们体内还消耗着一些东西。尽管有寒冷,寂静,黑暗,我们始终坚持让某些东西在我们体内被消耗和伤害,即使没有药物也是如此。也许这个发现会告诉我们多少
我们仍然需要体现镜子中的形状和房间内的火焰。
现在它点亮了…
爱。

Deixe um comentário

Preencha os seus dados abaixo ou clique em um ícone para log in:

Logotipo do WordPress.com

Você está comentando utilizando sua conta WordPress.com. Sair /  Alterar )

Foto do Google

Você está comentando utilizando sua conta Google. Sair /  Alterar )

Imagem do Twitter

Você está comentando utilizando sua conta Twitter. Sair /  Alterar )

Foto do Facebook

Você está comentando utilizando sua conta Facebook. Sair /  Alterar )

Conectando a %s